ART AND CULTURE

艺术文化

《水形物语》:穿越禁忌去爱你


文:许雅悦


每一个人,都曾做梦。大多数梦见我们渴望的东西,现实的枷锁是如此根深蒂固,梦中的音符却可以肆意流淌。

Elisa有一个梦想,简单却难以实现。无法说话的她想体会一次真实的沟通,感受一次真诚的聆听。有一天她遇到了,对方却是被囚禁在实验室的人形水生生物,这是一个唯美的故事,是公主对落难王子的一次救赎;这是一个古怪的童话,在身份的色彩上带有些许沉思。Elisa是没有身世的哑巴,她的好友是年老而不济的同性画家、辛勤却贫困的黑人女性,在实验室帮助他们出逃的,也是以间谍身份潜入美国实验室的苏联科学家,最后不幸遇难,死于带有种族歧视、性格乖僻的上校手下。人物的社会边缘化、美苏冷战的冰冷背景,更强化了女主人公克服禁忌之爱的大胆性。在无法诉说情愫的情况下,用音乐来表达内心的炙热的欲望,在无法跨越现实和异族鸿沟的障碍下,以水之形,隐喻爱流动的节奏。

在水中,我靠近你,我也终将离你远去:当Elisa与水生生物最终坦诚相见之时,他们堵住浴室门,任水恣意流出,在雨中,水流蔓延到了街上,滴落到楼下的电影院,水无形无状,自由自在,如同爱恋无言,却掷地有声,连接虚拟与现实的双重空间;对代表父权的白人男性——大反派上校来说,水意味着与非权力身份的冲撞,意味着父权的终结与死亡,水成为了恐惧边缘社会、恐惧未知力量、恐惧卑微身份的暗流。

水本身的冲突与对抗,以及沟通化解,正源自人与异族生物的爱恋。在异族生物的鳞片开始剥落,力量变得微弱之时,Elisa的内心话语以一种歌舞独白的方式展现了,在平等的关系之中,她变得完整,撼动了对方。不同寻常的是,被现代社会排斥的异族生物,却拥有着神性的力量。当Elisa被枪击中,它轻轻地触碰,Elisa获得重生,进入到彼此相容的全新世界。这超凡脱俗的力量,是童话的美妙之处,也是爱与信仰对神之子的救赎:我心臣服于你,因你无处不在。

因此,我更喜欢片中浓墨重彩的水形意向与互诉衷肠的喃喃情话:在影片的开头,日历背面就写着:时间不过是从过去流出的河流。我爱你,超越了时间,穿越了禁忌,眼中满溢你的爱,我聆听你,如同聆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