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AND CULTURE

艺术文化

Returning from the fire, rebirth in Nirvana

浴火归来 涅槃重生


文:叶玮  图片提供:龙美术馆(西岸馆)


凤凰在大限到来之时集梧桐枝于自焚,在烈火中新生,其羽更丰,其音更清,其神更髓。90年代初工作室的一场大火,烧毁了薛松身边一切原有图像和形态,但也推开了一扇全新的艺术大门。
 

从毁灭到重生,就像一个轮回。薛松将现成的图片、文本烧烤后,解构、建构再重组于画布上,作品里的图像也经历了一个再生的过程。它从原有的意义中被释放出来,被赋予新的理解,将东方与西方、历史记忆与当下现实、传统文化与现代观点链接起来,形成独有的薛松式风格。
焚烧带有仪式感,例如祭奠、拜祖、告别等社会习俗,甚至还会联想宗教。火作为甲骨文象形字,昭示生命之光
 
《泡沫》,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150 x 150厘米x3,2018年

2019年5月18日至7月14日,龙美术馆(西岸馆)推出艺术家薛松的大型个展“涅槃”。展览由杰佛瑞‧约翰‧斯鲍丁担任策展人,呈现艺术家跨越30余年的艺术创作历程,展出作品包括薛松早期的碑帖残片拼贴尝试,以及艺术家一直在发展重塑的“与大师对话系列”、“历史与现实系列”、“城市与青春系列”、“传统山水系列”、“泡沫系列”作品等。
《书法印像》,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168 x 168厘米x2,2019年

为配合龙美术馆(西岸馆)一楼展厅超大的空间,此次展览将特别呈现薛松最新创作的作品《基因族谱》。这件大型的创作由100幅小作品构成,每一件小作品都是一个中国人的姓氏,它们共同拼绘出一张中国地图。
《春夏秋冬》,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250 x 100厘米x4,2018年

本次展览透过薛松对历史的尊重与敬畏,以及其个人令人赞赏的雄心壮志,记录薛松的艺术探索历程。
《与蒙德里安对话——温故知新》,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200 x 200厘米,2012-2019年

薛松的艺术透漏着一种古老的智慧,他一直在探索着中国乃至古印度的悲观哲学。他出于一种对人类文明的伟大历史的崇敬以及对它们的永逝、瓦解与重构表现出无限悲悯的情怀,将注意力转向对世界文化历史的碎片的构筑上来。
《意象甲骨文》,布面丙烯、拼贴、综合材料,168 x 168厘米x 10,2019年

当我们穿透毁灭与重生,从薛松的作品中看到了关于时间、永恒与遗忘的母题,深藏于其中的关于“轮回”与“解脱”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