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TRY CELEBRITIES

仕绅名流

Noble Medical ethics,Benefit the common people

曹子昂:大医治民,杏林春暖

 
文 胡思恪
 

  如同那些不同年代下的著名医学家,曹子昂医生在当今时代同样是具有声望的。即使说话时嗓音并不高昂,仅是平和低语,他依然能让人印象深刻,肃然起敬。从就读南京医科大学,选择胸外科专业,直至如今在医学界做出的贡献和赢得的尊重,曹子昂医生始终在医学科学中不断探索,于医学文明中伫立如初。
 
少年时代,我曾在课本中见到扁鹊救世济人敢于直言,华佗广施人道不分贵贱,李时珍遍尝百草著书济世,对医生这个职业多少也留下几分钦佩之意。后在张爱玲笔下读到:老夫老妻越长越像,有人说因为他们相爱,但医生说,起因是朝夕相处,饮食结构相同,作息规律同步,同一棵树上的树叶也是越长越像的。故而医生给我的印象,又有了几分科学式的浪漫。
 
    
 大医精诚,不止步的探索精神

医学里的胸外科是一门专业性和复杂性极高的学科,谈及曹子昂医生选择它的原因,他的回答颇有一种“使命”的味道。念大学前,他就对胸外科领域很有一番热情,将它当做第一志愿。从医几十载,这种热情早已根植于日复一日的工作中,转换成不显露的热爱。“要想做好,先要热爱,否则它最多是一个职业,无有例外。”
 
“每一个病例都有其独特之处,需要往复探索。”曹子昂医生在食管、肺、纵膈肿瘤外科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尤其对高位食管癌和复杂性食管疾病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话语权。作为一名国内知名外科医生,他在国际上首先提出了“早期颈段食管癌局部切除和端端吻合”的理论和技术,为医学界惊叹。这绝对是一次敢于打破常规的科学技术突破,这种新术式的出现,为患者带来的最直接益处,既是保护了他们的生理构造,保证了生活质量和正常饮食状态,更提升他们对于未来生活的信心。
 
胸外科是医学外科系统最具代表性的领域,它的成熟标志着现代外科医学的成熟,而最常见的胸外科疾病,则是食管癌及肺癌的治疗。一个医院的实力、地位,往往表现在胸外科的手术质量,以及患者术后的生存时间。
 
新术式的开创,象征着胸外科医学又向前跨越了一步。曹子昂医生说:“医学临床从经典治疗发展到创新治疗,一方面包括医学家的不懈努力,另一方面是现代工业发展带来的医疗器械的进步,这两者之间相辅相成,彼此亲密。”现代医学临床上使用的腔镜手术系统和手术机器人就是最好的例证。
 
大医平和,不言语的守护文明
 
近年,关于医患关系的负面报道,引起了社会巨大关注,一时间舆论哗然。医患关系的严峻困扰着人们,患者需要医生,而又无法全然信任他们。
 
舆论的力量往往一瞬间就将医生和患者放在对立面。提及此,曹子昂医生说道:这是个很沉重的话题,我经历了社会的进步,医学的发展、突破,所有的这一切其实都很令人满意,我作为一个医生,为此鼓舞。但唯有医患间的矛盾纠纷,让双方都望而却步。社会舆论导向如一道强光从医生背后照射,使民众看到一片暗影。
 
曹子昂医生曾代表医院出访了欧洲一些国家,与国外同行进行医学交流。这些互动使他发现医患关系其实可以不全然是对立的。仍然有一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医生职责中的,而实际治疗效果与患者期望值之间却存在一段客观距离。在治疗过程中,由于手术的复杂性、手术的范围、创伤程度以及患者自身愈合的能力都可能导致术后不同程度的并发症,这是一种正常现象。
 
社会的发展使人民法制意识、维权意识增强,时有“即兴”的意味。不够客观去丈量这段距离的人,可能会游走在理性维权和盲目维权之间,忽略了当今医学还没有发展到、也不可能发展到十全十美的这样一个客观事实,而这种畸形的医患关系,最大的受害者就是我们的患者。
 
 
曹子昂医生作为国家中华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组的专家成员,辗转各大城市的调研后他意识到:医患关系的核心问题,最终就是经济利益的问题。假如医保全民覆盖,没有经济的阻碍,医生的工作,家属的心态,可能都会有一个很大转变。“那时候,我们的背后一定会有深藏不露却又深植不移的医患文明。”因此我们要呼吁全社会尊重科学,尊重医生,尊重生命。
 
    医生对病人说:“瞧,我们是三个人——你,我,还有病。所以要是你站在我这边,我们两个就比较容易打败他;要是你转到他那边去呢,我独自一个人就难应对你们两个了。”
    
信仰是个人的,而生活属于每个人
 
皋月入夏时,与曹医生初次见面。采访将尽,他接到患者抢救通知赶往手术室,记忆于我最鲜明的场景就在这里了。手术室门廊,向我告别,略显庄严的神情。而在这之前,我们已经谈到过了“信仰”这个词。
 
如果说病痛是一种客观存在,医生的职责即是尽全力与之抗衡。每一次手术都可能是一个小小奇迹,尽管它不一定完美。医疗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人性的过程,心无旁骛。曹子昂医生说:“我看过很多的患者离开世界,与亲人分离。当某种疾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不是医生的全力挽救,家人的良好心愿,就能让他活下来。我的老师告诉我,我也告诉我的学生,病人有1%的希望,我们就要尽100%的努力。这永远是我的信仰,我知道这始终没有错。”
 
医道高明的医生懂得何时不开方。 当患者无望,他们的家属却仍拥有未来。医生必须凭借专业、冷静和他的成熟,帮助患者家属做出决定。如果救死扶伤是医生对患者的职责,那么医生对患者家属的职责就是尽量为他们考虑得远一点。最难的权衡就发生在这里。“说到底,信仰是我个人的,而生活属于每个人。”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求含灵之苦……勿避险希、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医生这个职业,如此平凡,千金不换。”
 
【后记】曹子昂医生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首任胸外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连续四年被评为全国十佳食管外科医生。担任《中华胸心血管外科杂志》、《中华胸部外科杂志》等杂志编委,主译出版《国际癌分期标准》一书,参加编写专业著作5部,负责编写全国高等医学教材《外科学》食管外科章节。
 
脱下白袍,也褪下严谨,生活中的他,其实乐观开朗。曹子昂医生说:心态良好,杜绝不好的生活习惯,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健康的秘诀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