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CIOUS · INTERESTING

奇珍异玩

The call of the wild

野性的呼唤


文:Mao
图片:南非旅游局

2019版的《狮子王》,用真实的形象展现了令人感动的《狮子王》,遥远又陌生的语言、辽远广阔又生生不息的非洲草原、奔跑在草原上的动物们……都是如此地令人心动。吹响启程的号角,随我们一起去南非感受一下狂野的灵魂吧。
 

非洲狮(Lion)

远方传来一长串“百兽之王”的嘶吼,尾音在前方慵懒地盘旋。

非洲五霸之一,《狮子王》电影中的绝对主角,非洲最大的猫科动物,有着超强的战斗力。狮群中雄性负责决斗、争夺领地、保卫狮群以及高难度目标的捕猎,雌性则担负日常捕猎以及哺育后代的职责。

不觅食时,狮子是最懒的动物,瞌睡绵绵,一天24小时能睡去20小时。唯我独尊的惺忪姿态,一看就知道它们是这片领地的王。家族成员之间也非常友善,见面是互相挤头擦颈,温柔地呼啸几声,算打过招呼了。

在南非它们没有攻击人的习惯,也懒得正眼看开车经过的人。因为人类根本不在它们的日常食谱内!它们可没有兴趣吃你,没错,可以说不对胃口。但假如你是步行的话还是最好要小心,若你坐在旅行团的吉普车上,放松耳朵自然感受吧。

有什么办法可以分辨不同的狮子,治个脸盲?

先看鼻子,小狮子和年轻狮子的鼻子通常是粉色的,随着年龄增长鼻头会开始有黑点产生,并不是黑头,8年左右鼻子才能长成全黑。鬃毛也是很好辨认的,不同大小和形状能显示出它在狮群中的地位,也体现出它的健康状况。另外,戴上望远镜观察它们胡须毛孔的点阵排列,每只狮子都有自己独特的“点纹”,并且贯穿一生始终不变。


非洲水牛(Buffalo)

杂草蛮长的旷野里,一群自由漫步的“讨债鬼”出现了。
 
它们长着一双巨大的角,那对愠怒,跟讨债人一样的目光,显露着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成年野水牛,身长可以达到2至3米,重达300至900公斤,比犀牛、河马略小一些。猎人都觉得它们是最难以克服的对手,尤其是它们受伤之后。据说受了伤的水牛会记仇,它们埋伏在灌木丛中,暗中跟踪并伺机向猎人进行攻击。

如果牛群很庞大,有时达到好几百头,它们就不怎么危险了。不过那些年老、脾气又不好的雄性单身汉组成的队伍,就需要留意了。在阵容鼎盛的牛群中,也可以看到按家族分开的群落。他们是狮子嘴下的猎物,但是本身也非善男信女。当狮子想从牛群中捕获猎物时,也有可能被浩浩荡荡的水牛围攻,遭万蹄踩踏,弄得伤痕累累。

它们会发出典型的牛的叫声,就像长长的“哞……”的声音,尤其是当它们将头伸向水中的时候。你还可以听到各种不同的声音:短促的咆哮声、咕哝声、雁叫声、呱呱声。


非洲象(Elephant)

沿着水源走,便看见一群“力量之王”的灰色纵贯线,在溪边“玩水”。

非洲象的鼻端有两个指状突起,可以像手指一样去捡小石子,背部像山谷一样拥有曲线。成年的雄性非洲象能够达到3.5米的身高,体重能达到4-6吨。

非洲象是大陆上最庞大的哺乳动物,智商很高且富有情感,它们和人类一样长寿,能活到70多岁,也会像人类哺育幼儿一样花上多年的时间照顾幼象。非洲象在草原上所向无敌,但通常比较温和,不会随意攻击其他的动物。但是当非洲象发怒或感到恐惧的时候,战斗力可是十分惊人的喔!

非洲象群体成员之间通常都十分和平、友好。当整个群落聚首一堂(即使只分开了一天),它们会互相嬉戏,发出很大响声,触摸对方的鼻子使对方张开嘴。虽然草是它们的主食,但是壮硕的身体足以证明它们可不是好惹的,除了人类和自然灾害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天敌,攻击力排名非洲五霸(The Big Five)之首。在野外,可不要贸然接近它们哦。

虽然它们的身体极为庞大,但是大象们可以静悄悄地穿过小树林。非洲的主要道路网都是根据大象旧日的足迹而建。生态学者们说,如果这片大陆没有大象,一定是另一番光景。经过大象的进食及消化,许多非洲树的种子才能发芽生长,保持了这里的森林生态。

它们最为人知的响声大概是鼻子喷出强烈气流时发出的,但大多数时候,它们使用次声——人耳无法听见的低频率响声作为它们的主要沟通方式。如果你跟它们靠得很近,便能在你体内真切感受到震动,或者清楚的看到旁边大象前额的震动。

令人唏嘘的是,人类为了夺取象牙,导致很多非洲象死于非命。


花豹(Leopard)

怡然自得的盯着象群,却被两点钟方向划过的花影惊吓了一回,“偷袭王子”登场了。

花豹,俗称金钱豹,充分体现了猫科动物的优雅、力量和行动诡秘,是非洲热爱独居,喜欢隐秘的猛兽,常常在夜间进行活动,有几分侠盗风姿。它们是技艺超凡的生存者,在有野味和掩护的地方,都可以寻到它们的踪迹。

它们优势明显的力量与体重比例意味着它们可以从其它如狮子和土狼等食肉动物那里夺走一只重量为它们三倍的死羚羊,然后爬到树上,并在树上享用气味熏人的美食。

纵使力量强大和身手敏捷,花豹仍是一种非常害羞的动物,当面对其它食肉动物时,它们往往会选择离开,尤其是在白天。它们也是非常安静的动物,最别具一格的语音是显示其地盘的叫声,听起来很像锯木头的声音。母豹呼唤幼兽的声音是高且生硬的喉音。开心时,花豹会发出“哇哇哇”的轻声。它们抬起顶端长白毛的尾巴是“跟我来”的信号,尤其是在夜晚招呼幼豹时。


南非猎豹(Cheetah)

另一位“隐身侠”从枯草的掩护中,一个腾跃现身。

猎豹的两颊有两道黑色的纵纹,这两道“泪痕”让它呈三角形的面部看上去有股天生自带的凶相,散发着如同黑暗勋爵一样冰冷的震慑力。它们浅黄色的皮肤是完美的隐形衣,当和荒野上的干草融为一体,不仅让人难以辨认,还能晃过更多丛林角色的眼睛,令它从容隐身,伏击猎物。

猫科动物大都有爪子,在休息时都会把爪子收起,但猎豹的爪短而钝,且不能收缩,这帮助它在奔跑时扣住地面。它的脚掌没有其它猫科动物的圆,较硬的肉掌如同胎纹,帮助它们在高速行动中能快速地急转弯。因为体型相对花豹小一轮,它拥有更灵活的速度优势,被誉为陆地上跑的最快的动物。追捕猎物时,最高时速可达115公里。它们有3分钟的极限时速,超过后就必须开始减速,否则它们会因身体过热而死,通常在1分钟内,就能咬住心水的猎物。

然而,在南非,猎豹已属于濒临灭绝的物种之一。

真实的丛林世界,有搏命厮杀的狂野,有舐犊情深的温柔,有嬉戏玩闹的天真,有悠然漫步的自在。真实的“荣耀王国”,因为生机勃勃、生生不息而分外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