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Y JOY LIFE

尊享生活

Through thousands of times, the interest is still

走过千遍,也不厌倦


记录/编辑:Vivian 
摄影:泰·公子


想要认识一座城市的时候,我就走路,漫无目的地走,顺着人流走去景点、去商场、沿着河岸线走。城市如人,从年轻走向古老,就会有许多的故事、传说。而那些或口述或记载史册的秘密,就是牵动人们好奇心的源头。

布拉格是我去的最多的城市之一,这座千面之城,总令我流连忘返。布拉格位于捷克共和国的心脏,过去是波西米亚王国的首府,也曾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首都,被誉为“欧洲最美的首都”。

新石器时代,布拉格就有人类居住。数千年来,布拉格所在的伏尔塔瓦河段为南北欧之间商路上的要津。

14世纪,布拉格在神圣罗马帝国卢森堡王朝的查理四世统治下达到鼎盛时期。1348年4月,查理四世建立了中欧、北欧和东欧的第一所大学,也就是今天的查理大学。同年,他还在老城的旁边建立了布拉格新城,并在新城和小城之间架起了查理大桥。

查理大桥是欧洲最古老最长的桥,在六百多年的漫长历史中曾历经了风风雨雨,城市变迁,桥墩和桥塔数度遭到严重损毁,在一次又一次的修葺后才有了如今依然完整的查理大桥。查理大桥的形制与罗马圣天使堡前的天使桥很相似,是典型的哥特式建桥艺术与巴洛克雕塑艺术的结合。桥上有30尊圣者雕像,都是出自捷克17-18世纪巴洛克艺术大师的杰作,被欧洲人称为“欧洲的露天巴洛克塑像美术馆”。现在原件被保存在博物馆内,桥上看到的大部分是复制品。据说,只要诚心抚摸雕像,便会一生幸福平安。为保护这座大桥,现桥上已禁止一切车辆通行,只供游人行走游览。1992年,联合国将查理大桥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查理大桥的另一端通往著名的布拉格城堡。夜晚在河边遥望城堡,昏黄的灯光照耀着河面,对面一片黑黝黝的山丘,中间镶嵌着宛如悬在半空的城堡。照射城堡的光并不绚丽,甚至不明亮,只是淡淡地把城堡烘托出来,营造出了神秘的氛围,令人向往。

自1526年起,波希米亚开始处于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之下。鲁道夫二世在位时,再次将神圣罗马帝国的首都设在布拉格。他除了热衷于占星术和魔法,同时也热爱艺术,使得布拉格成为欧洲的文化之都,聚集了开普勒等一批天文学家、画家。

城内有很多“双头鹰”,都是14世纪时,统治者哈布斯堡家族的标志。布拉格的政治中心——瓦茨拉夫广场迄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捷克历史上几次有名的运动都与其有关。

伏尔塔瓦河流过城市的中心,像是动脉一样连接起了布拉格的命脉。著名的国民乐派作曲家贝德里赫·斯美塔那的交响组曲《我的祖国》第二首描绘该河的如画景色。历史的光影渗入布拉格的一砖一瓦,糅合在波光水影中,随日月更迭探向悠远的时光深处。

伏尔塔瓦河东部的老城区,一直是宗教和文化的聚集地。来到这里,仿佛跨越了时光隧道,回到了数百年前的欧洲。老城区最著名的景区当属老城广场,无论是白天还是午夜,这里都是人头攒动,随处可见售卖工艺品的小贩和街头艺人,很是热闹。广场上的旧市政厅,建于1338年,曾是皇家宫庭。旧市政厅大门正上方是史毕勒的马赛克壁画——《向布拉格致敬》,描绘着布拉格的历史。市政厅南面的钟楼上,一座精美别致的天文钟非常引人注目,也是一个热门的旅游景点。钟楼建于1410年,天文钟是一座自鸣钟,也称为“布拉格占星时钟”,根据当年的“地球中心说”原理设计,上面的钟一年绕一周,下面的一天绕行一圈,每天中午12点,十二尊耶酥门徒从钟旁依次现身,6个向左转,6个向右转,随着雄鸡的一声鸣叫,窗子关闭,报时钟声响起。1945年布拉格起义期间,天文钟遭受毁灭性破坏,在1948年得以修复,至今仍走时准确,当地人在此驻足校对手表的时间。

住在老城的宾馆,可随时随地信步小石铺砌的街道,中世纪的四轮马车,伴随着马蹄声悠闲地从身边走过。于我而言,最为享受的莫过于在老城广场,坐在高脚的椅子上,一份猪蹄,一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捷克啤酒,一边恣意地品尝,一边欣赏广场各式装扮的捷克人敲锣打鼓,作为一个旁观者,为这狂热的氛围所融入,在这里你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外来者。
面对无常世相的是市民们淡然的微笑,他们喝着酒、唱着歌、写着诗、画着画,他们为梦想而生活。

位于伏尔塔瓦河西岸的城堡区,原本是各代王朝的皇宫所在地。1918年,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成立后,这里便成了总统府所在地。

布拉格城堡位于伏尔塔瓦河的丘陵上,是世界上最大的古城堡群。站在城堡上眺望整个布拉格市,美景尽收眼底。布拉格城堡内有一条黄金巷,是受到保护的中世纪风格的小巷。其街名来源于16世纪的炼金术师,传说他们想在这里炼制黄金。整条街具有童话般的外观和柔和的色调、小巧的门窗。目前,这里设有画廊、商店和展览,还有一个14世纪纹章的展览馆。 著名的捷克犹太作家卡夫卡在这条街的第22号公寓租住了两年。

这里是众多悲欢离合故事的起点和终点, 这里浓缩了捷克艺术的精华和历史的悲欢。它的美丽璀璨高雅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忧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