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Y JOY LIFE

尊享生活

Staggered time,Eternal love

交错的时光 永恒的爱情


编辑:Yiran

28岁时,亨利第一次遇见克莱尔,此时的克莱尔20岁。
而克莱尔第一次遇见亨利的时候,她只有6岁,亨利36岁。
离别后再度重逢时,他43岁,她已82岁。
“我来自未来。我是时间旅行者。在未来我们俩是朋友。”

生活在芝加哥的作家奥德丽·尼芬格(Audrey Niffenegger),写下了一部有关音乐、有关文学、有关时间和爱情的科幻小说——《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The Time Traveler’s Wife),男主亨利自小患有一种遗传病“时空错位症”,他不能长久地停留在一个固定的时空里,他会无法控制地进行时间旅行。而在人生130多个时间点的时空之旅中,克莱尔就像吸引着他的地心引力一样,出现在他的时空旅途里。

小说被改编成电影,使得文字用身临其境的画面,又一次警醒当下人类的爱情观。时间过滤着这一对恋人炙热的爱意,他们在时间与爱的复杂交错中勇敢地探索,踏上令常人不可思议的浪漫之旅。
 
1991年10月26日
亨利28岁,克莱尔20岁

Newberry Library
纽伯里图书馆
60 W. Walton St., Chicago, IL 60610


在纽伯里图书馆,克莱尔和亨利第一次在正常时间相遇。

克莱尔专攻艺术专业,而位于近北区华盛顿广场的纽伯里图书馆,收藏了诸多人文学科的书籍。书籍种类横跨近六个世纪,包含西欧和美洲的历史和文化领域。1887年以来,它一直向公众免费开放。

为了了解克姆斯歌特出版社的造纸方法,她来到了纽伯里图书馆。整个图书馆就像装满美丽书籍的礼盒。高耸的窗子,透进芝加哥秋天早晨明亮的阳光。
“我一生都在守候他,现在他终于来了”

在这里,他们的爱情故事开始了。眼前她正要寻求帮助的图书管理员,正是亨利。而他比克莱尔见过的所有“成熟的亨利”都年轻。

“我是克莱尔,克莱尔·阿布希尔,我知道你不认识我,听着,你一定感到很奇怪,我也是,可是,你愿意跟我共进晚餐,听我解释吗?”

她约他在他最爱的泰国餐厅碰面,他惊讶却不由自主地答应。这位神秘,满脸笑容的女孩,吸引着他。


Lyric Opera of Chicago
芝加哥抒情歌剧院
20 N. Wacker Dr., Ste. 860, Chicago, IL 60606


亨利的母亲是一位歌剧演员,芝加哥抒情歌剧院保存了亨利儿时对母亲的美好记忆,亨利常常来这里听歌剧看演出。

“我五岁时听她在芝加哥抒情歌剧院演唱《露露》,记得爸爸当时坐在我身边,第一幕结束时,他微笑着仰视妈妈,激动万分。”

在音乐方面,芝加哥是蓝调、爵士乐、音乐剧的发源地。这里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歌剧院之一。每年演出季,剧院会给观众带来很多发人深思的戏剧。除了经典歌剧作品外,也有现代作品出演,如《了不起的盖茨比》、《理发师陶德》等等。
“我觉得你和同一个人,结婚多少次都可以。”

作为一个时间旅行者,亨利可以在穿回过去的某节地铁车厢里,和母亲偶遇,短暂聊天。

“我叫亨利。”
“太巧了,我儿子也叫亨利。但是他只有3岁。”
“我遇到一个女孩,自从我和她在一起,我觉得很安全。我很久没有那种感觉了……”
 
1993年10月23日
亨利30岁,克莱尔22岁

克莱尔的爱,超越了时空。这一天是婚礼的考验,丈夫会神秘的“消失”,一会出现的是未来四十多岁的丈夫,一会是二十几岁时的丈夫,但无论哪个年纪的他,她都会坚定地陪伴在他的身旁。


The Berghoff
“伯格霍夫”餐厅
17 W. Adams St. Chicago, IL 60603


圣诞前夜,亨利在The Berghoff用餐。这家芝加哥的经典餐厅,是美国最古老的家族企业之一。1898年开始,提供德裔美食。

“亨利,我的人生不会因为你离开而停止。”这次,亨利整整消失了两周,他错过了圣诞与新年。面对刚回来的丈夫,克莱尔顾不上团聚,便得出门为展览准备。

夜晚,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亨利环抱双手,神情略带慌张地坐在长椅上等待克莱尔。她缓缓走来,紧挨着亨利坐下,目光依然温柔地望向他。


Chicago Cultural Center
芝加哥文化中心
78 E. Washington St., Chicago, IL 60602


坐落于市中心卢普区的芝加哥文化中心,以意大利文艺复兴元素的建筑设计和新古典主义风格,成为芝加哥的地标性建筑。它拥有美国最全面的艺术展览,每年会举办约1000多个展览,涵盖表演艺术、视觉艺术和文学艺术等多个方面。作为一名艺术家,克莱尔曾在这里举办过自己的展览。

小说里,这些芝加哥艺术文化的著名地点,串联成和他们生活不可剥离的浪漫足迹。


Aragon Ballroom
阿拉贡宴会厅
1106 W. Lawrence Ave., Chicago, IL 60640


在克莱尔和亨利去Aragon Ballroom之前,她就很期待并喜欢这个地方。克莱尔的奶奶跟她说过,上个世纪30年代时她们曾在那里生活。
“我在这里等你,哪怕只有短暂的一瞬,为了你,我愿意在流动的时光里为你静止。”

它采用西班牙宫廷庭院设计风格,厅内配有水晶吊灯、马赛克瓷砖、赤陶天花板,以及华丽的拱门,这是这座建于1926年,可以容纳近5000人的宴会厅的样子。如今,宴会厅已经成为一处音乐现场,上演摇滚和重金属风格的演唱会。


Ann Sather
“安·萨特”餐厅
909 W. Belmont Ave., Chicago, IL 60657


这是亨利和朋友经常光顾的餐厅。这里有他们琐碎的日常,也留着他们生活中渐渐消解的情绪。小说里的这家位于安德森维尔街区,有几十年的历史。北欧系的家常早、午餐是这儿的特色。餐厅的口碑下,有位死忠粉写道,“如果我死前只吃一顿饭,我会吃安·萨特的肉桂卷。”
如果命运过早的把我带走,我会努力在你的余生留下我的印迹,陪你走过没有我的日子。

在时间旅行的途中,亨利学会了许多至关重要的生存技能,却也被动地预知到许多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包括他的死亡。

“亨利,你害怕什么?

我害怕冬天,我害怕警察,我害怕去荒唐的时空,被汽车撞,被人打。还有,我害怕在时间中迷路,永远回不去,我害怕失去你。”
“时间、场所、际遇、死亡都无法让我屈服,我最卑微的欲望就是最少的移动。”

2007年的新年,亨利在一次时空旅行中被一颗来自1984年的来复枪子弹击中,他的年龄在四十三岁上永远地停止了。电影的结尾与小说不同,亨利没有留下离别信,也没有告诉克莱尔未来会重逢的时间。可克莱尔依旧在林中默契地备好鞋子,放好衣服,等待他。

借用时光穿梭的科幻背景,《时间旅行者的妻子》隐喻着爱情的坎坷和人在面临时间流变时的无能为力。无论时间长短,疲惫或波折,下一次的再会还会彼此珍惜吗,你是否也会为自己的所爱,坚持一份等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