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Y JOY LIFE

尊享生活

Sauna, love from Finland

桑拿,来自芬兰的热恋


文:Vivian 
图片:芬兰旅游局


约540万人的芬兰,有着超过300万间的桑拿房。只要是你想得到的地方,夏季木屋、公共游泳池、健身房、酒店、公寓房,甚至船只、公共汽车上都有桑拿。芬兰人对桑拿的爱,可以说是至死不渝。

矜持内敛,害羞腼腆,排队时5米内不得近身的芬兰人,在桑拿房里却是另一个样子。这里大概是全芬兰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平时绝不会主动和陌生人说话的芬兰人,却会在桑拿房里袒裎相见,聊起天来。

桑拿已然成为了芬兰的国家符号,“桑拿”(sauna)”是唯一一个被其它语种采纳的芬兰词,芬兰人也对此很满意。就连芬兰外交部发布的官方emoji表情,都离不开桑拿。

因为对桑拿爱得深沉,芬兰人研发出了形形色色的桑拿方式,其中最古老的,当属烟熏桑拿。

在桑拿原教旨主义者看来,烟熏桑拿才是正宗的桑拿。在芬兰,古代的伐木工人为了取暖,会在木屋内用木头烧水,燃烧木头的烟气和蒸汽一起挥发,蒸的人大汗淋漓。这种最古老的桑拿在上世纪差点绝迹,现在却又卷土重来。

芬兰中南部的库奥皮奥是烟熏桑拿的发源地。世界上最大的烟熏桑拿房位于库奥皮奥附近的劳哈拉赫蒂(Rauhalahti)。这座桑拿房由早先供伐木工休憩的小屋改建,可同时容纳70人。

桑塔拉赫蒂(Santalahti)度假村的洞中桑拿世界里有着芬兰海拔最深的烟熏桑拿房。穹顶山洞入口朝南,面向大海,可以从热水浴池中眺望美丽的海景。

桑拿在芬兰不仅仅只是一个沐浴和休息的场所,它对于芬兰人来说,还有特殊的精神意义:芬兰人会在桑拿房里举行婚礼、葬礼,包括产妇分娩也是在桑拿房当中。桑拿房可谓是见证了芬兰人生命中的所有大事。在现代生活中,桑拿房更是芬兰人做出重大决策的场所。

芬兰国会大楼里建有桑拿,在世界各地的芬兰使领馆里也有桑拿。1960年,芬兰总统用桑拿赢得了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对芬兰的支持。芬兰还曾用集装箱向位于黎巴嫩、科索沃的维和部队的大兵们运送过桑拿设备。

2010年,4个芬兰人登上了西欧最高峰——勃朗峰,第一件事就是搭了个桑拿房,其实这也是此次登山的唯一目的:向世界宣扬芬兰人的桑拿文化。

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有许许多多独特的公共桑拿供人挑选。2013年5月开张的赫尔辛基“文化桑拿”——一个建在哈卡聂米(Hakaniemi)海边的小型公共桑拿。在这座面向桑拿爱好者的新型都市概念设施内时常会举办各种文化活动,比如诗歌朗诵和讲座等。这一使用可再生能源,注重生态效益的桑拿是建筑师杜奥莫·多依沃宁(Tuomas Toivonen)和设计师奈奈·促波依(Nene Tsuboi)的作品。文化桑拿吸引了不少桑拿和设计爱好者。

凡是和桑拿沾边的,不怕办不到,只怕你想不到!芬兰本土的桑拿已经发展到了非比寻常的高度,拓展到了前所未有的疆域。这种定要“桑”出新境界,“桑”出新高度的做法,有时连当地人都有点看不懂了。比如2016年6月开张的,位于赫尔辛基市中心海边的摩天轮上的桑拿房SkySauna,这也是全球第一座摩天轮上的桑拿房。松木覆层的SkySauna,最多可容纳5人,可以一边蒸桑拿,一边俯瞰波罗的海和新古典主义的建筑,这感觉很奇妙。桑拿房内部温度常年保持在30摄氏度,地面区域还设有一个热水浴缸。如今,空中桑拿已经成为欣赏赫尔辛基城市美景、群岛风光和海上往来船只的最热门方式。


芬兰桑拿礼仪小贴士

◎芬兰人或许更偏爱全裸桑拿浴,但并不强求。有些桑拿场所不允许使用浴装,但可以裹个浴巾。

◎芬兰桑拿男、女会分开,但如果是一家人也可以一起去。

◎脱掉衣服后先在淋浴下把全身打湿,否则你会干成一条咸鱼,然后推门进入已经加热了的桑拿房(一般在60摄氏度以上),带上一块毛巾(用来垫屁屁,一方面可以防止烫伤,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卫生考虑)。

◎桑拿房是用来放松身心的,所以要为其他浴客留出一点空间,不要靠得太近,也不要随便窥视他人。尊重其他浴客的隐私,是一种礼貌。

◎芬兰桑拿间隔多久往桑拿炉上浇水并没有特别的规定,一切随心,你想再来一些蒸汽的时候,就浇水吧。假如你感觉太热了,请立即大声说出来。如果热得受不了,很简单,从桑拿房里跑出去凉快一会就好了。

◎桑拿房里很热,需要多补充水分才行。水可能是饮料,也可能是芬兰人最喜欢喝的啤酒和苹果酒。

最刺激,让人欲罢不能的部分,不是蒸汗,而是在桑拿的间隙,跳冰湖,俗称“冰火两重天”——在享受热浪后,打开桑拿房的门,带上干浴巾,迅速冲到湖边,噗通!入水后再出来,进入桑拿房,反复三次,你就会感觉重获新生,仿佛任督二脉被打通了一般!

蒸汽缭绕里,涤荡的不仅是身体,更是心灵,正像芬兰人所说的,没有什么悲伤难过或愤懑是桑拿所不能抚平的,一次“冰火两重天”的交差体验,再多不快,也消散于无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