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Y JOY LIFE

尊享生活

Polka Dot Elf dancing in the fashion circle

跳动于时尚圈的波点精灵


编辑:Vivian、MAX

引言:
"地球不过是百万个波点中的一个"。
——草间弥生

波点(Polka Dot),这个在时尚圈里响当当的元素最早起源于波兰,是19世纪中期风靡一时的波尔卡圆舞曲。Polka女郎们围成一个个圆圈,半步半步的跳动,热情舞动着腰肢,旋转的裙摆因布满的波点图案而变得更加灵动。1840年Polka流传到了法国巴黎,受到当地青年人的热烈追捧,随后又传遍了整个欧洲。

波点当时在法国受欢迎的程度,跃然出现于印象派大师们的作品中。19世纪后半叶的法国“印象派领导者”、印象派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的莫奈画作里经常出现波点裙,例如《草地上的午餐》、《花园里的女人》、巴齐耶《家庭聚会》、雷诺阿《卡蒂尔·门德斯的女儿们》和《孩子们在瓦格蒙度过的下午》都清晰的描绘出波点裙的美丽。不止当时,现在的法国人民对于波点依旧爱得深沉热烈,如《音乐之光》中卡塔·科尔姆黑色波点粉色连衣裙展示出高贵典雅的气质。


艺术界的“女王”

提到波点的绚烂世界,便绕不开“波点女王”草间弥生,她曾表示“地球不过是百万个波点中的一个”。她用无穷无尽的圆点和条纹,混淆了真实空间的存在,营造一种无限延伸的空间,置身其中的观众无法确定真实世界与幻境之间的边界。她的艺术创造与个人行事风格先锋前卫,她以波点和蜘蛛网的无限延伸交织,创造出各式各样的装饰艺术。

绘画作为载体,对草间弥生来说是其存在的全部意义,我们可以从中洞察她精神隧道里的全部秘密。她通过自己诠释自己的精神,她的变化不会随着世界而变化,而是随着自己的内心而调整。无论她是怎样的形式出现,她是她自己的代言。


电影届的宠儿

波点是个神奇的元素,它既不能简单用一两个词来概括气质,也根本不能限定它出现的场合,大至款式配色出现的面积,小至点的大小和点与点之间的距离,无论哪一个变量发生了改变,都会对它的风格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A Woman Rebels

奥黛丽赫本在电影《龙凤配》(1956年)里的经典造型,黑色内搭+方领波点连衣裙,简单大方,加上赫本经典的小鹿一样的眼神,更是让人魂牵梦绕。如果说高贵优雅加一点点俏皮就是赫本的风格,那么天真性感是梦露的标签。《七年之痒》(1955年)里不仅有风吹起裙子的经典性感镜头,还有白色露肩波点裙出现,给梦露带来更加神秘、复杂的气质。

此外,《魂断蓝桥》中费雯·丽的黑色波点白色连衣裙;《天使爱美丽》中艾米丽的黑色波点红色连衣裙;《杜拉拉升职记》中莫文蔚的多款波点裙,大大小小的波点赋予服饰百变的风韵。


时尚届的“佩剑”

在大多数人眼中,时尚圈的审美总是飘忽不定,甚至每一年每一季都会有不同元素成为炙手可热的弄潮儿。T台永远是最快最容易感知时尚的,而波点以其色彩、大小到形状、组合排列,再到与不同材质、元素、廓形的结合表达,作为时尚界的经典元素,永远都是时尚界T台上的宠儿。
 
奇幻的波点是永不褪色的图案,千变万化的样子令人着迷。

Dior,就以波点为灵感推出了一系列印刻着优雅feel的礼服裙,即便是黑白老照片都藏不住波点独特的美。80年代到90年代,“朋克教母”Vivienne Westwood,将传统波点的优雅与放荡不羁的摇滚精神巧妙结合,再次燃爆T台。进入21世纪以来,波点在时尚圈的热度从未减弱,反而愈演愈烈!Burberry也连续几年设计了关于波点的产品,无论男装、女装、童装或者配饰。川久保玲长期对波点抱有好感,在她以往的作品中常常能看见波点图形的影子。2012年,Louis Vuitton联合草间弥生,推出Yayoi Kusama for Louis Vuitton系列。Miu Miu也曾创新地让波点不再局限于圆点,水果、心形……犹如炫目的万花筒,玩出新乐趣。

如果不想将大面积波点元素穿上身,“点”到为止的配饰不仅能够追随潮流,同样会让整体穿搭更加出彩。

对于成熟男士选择波点服饰,最重要的是学会掌握分寸火候,太夸张会让人大跌眼镜,所以来点小面积点缀,如领带、Pocket Square、小波点图案的衬衫,是最稳妥的起步方式。


家居生活的快乐因子

波点除了是时尚圈的宠儿,也是家居装饰中不可或缺的灵感缪斯。一个个圆点,如跳动的音符给生活带来一些灵气与生机,散发着快乐的多巴胺。
 
波点丝巾用来当发带,整体造型一下子升了一个高度。

美的元素不会被时间所丢弃,永恒的经典总是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再次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