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CUREANS

尊享生活

The otherworldly city of the art-Firenze

遗世独立的艺术之城——佛罗伦萨

文:Vivian   摄影:泰﹒公子
 
当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城市都在争先恐后的想迈入世界领先的行列,近代欧洲思想发源地的佛罗伦萨却如同一位隐士,不急不缓,选择经济,保护环境;选择发展,铭记历史。每一步似乎都蕴含天地至理,进退之间俨然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智慧。
佛罗伦萨兴建于罗马共和国凯撒时期,15世纪时,佛罗伦萨被巨商美第奇家族守护长达三百年,美第奇家族的族徽也因此成了今天佛罗伦萨的市徽。
佛罗伦萨是著名的文化古城和艺术天堂。文艺复兴最初的曙光从这里升起,得了单相思的但丁、夜观天象的伽利略、在羊皮纸或墙壁上涂涂画画的乔托、油灯下奋笔疾书的马基雅弗利、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波提切利……太多太多闪耀的人物在这座城市留下故事。
佛罗伦萨市内的街道,各类店铺比比皆是,尤其是一些传统的工匠店铺,制作和出售的饰品独具异域特色,繁杂却不凌乱,洋溢着浓郁的意大利民族风情。这些店面看起来是极其普通的,却代表了佛罗伦萨的前卫的行业精神,似乎每个工匠都充满艺术细胞。佛罗伦萨到处都是艺术家,在这里任何人说话都带着意大利式的轻狂,似乎在年轻的小鞋匠的眼睛里,也可以看到艺术家的高贵和浪漫。漫步在佛罗伦萨的街头,就像走过漫长的历史,一种优雅高贵的深沉装点着这座文艺复兴之都。几乎可以随时选择任何地方,画一幅色彩绚丽,浓墨重彩的油画。
古老而宁静的阿诺河横穿整个佛罗伦萨,中间有7座精美的小桥相连。其中维琪奥桥是佛罗伦萨最古老的桥,600多年的双层建筑依然坚固如初,典型的廊桥,曾经是隔岸碧提王宫通往乌菲兹宫的走廊。这座饱经沧桑的古桥建于古罗马时期,像一条“空中的走廊”。但它之所以出名并不全在于它的传奇历史,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曾上演过一个诗人版的“廊桥遗梦”。传说但丁九岁时,初识比阿特丽斯,心中油然地萌发出爱慕之情。后来,但丁在他的诗集《新生》中曾描写他九岁时见到比阿特丽斯时的感情:“这个时候,藏在生命中最深处的生命之精灵,开始激烈地颤动起来,就连很微弱的脉搏里也感觉了震动。”八年以后,但丁在维琪奥桥又一次见到了比阿特丽斯,他的心再次剧烈地跳动,感情再次受到猛烈地冲击。但丁把自己的思念爱恋之情倾注到了一行一行的诗句之中,《新生》的问世,既是诗人自己获得新生的开始,又是孕育《神曲》诞生的种子。

维琪奥桥的两旁是上百年的意大利小店,从这里能窥望到阿诺河对岸的米开朗基罗广场。由建筑设计师朱塞佩·波吉设计的米开朗琪罗广场,是俯瞰和拍摄佛罗伦萨全城美景的绝佳位置,是年轻的恋人们常去的地方。广场中央耸立着巨大的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雕像的复制品,情侣们在此相会,大卫成了他们的守护神。大卫雕像四周是美第奇小教堂名为“日”、“夜”、“黎明”和“黄昏”雕塑的青铜复制品。这里也是观赏日出和日落的绝佳位置,在朝阳或夕阳笼罩下,佛罗伦萨城焕发出不同的光彩。

大卫还守护着从前麦迪奇家族的住所——维琪奥王宫,走上去可以看到米开朗基罗的名作《胜利》挂在墙壁上,生动地再现了当年大师的执著和狂热。

到了佛罗伦萨,如果不能登高俯瞰一番,那就太遗憾了,圣母百花大教堂顶部观景台和乔托钟楼都是值得一去的。意大利三大景观之一的圣母百花大教堂,以粉、白、绿为主色,著名的穹顶是15世纪由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设计,为佛罗伦萨撑起了优美的天际线。穹顶内绘有瓦萨里的作品《末日审判》,虽然空间较为狭小,但可以在顶部360度无死角俯瞰整座城市。相比恢弘的外围建筑,圣母百花的内部装饰就异常简单,愈接近神明的地方就愈真挚。乔托钟楼紧挨着圣母百花大教堂西主立面南侧,是一座哥特式建筑的钟楼。而钟楼的对面就是八角形的洗礼堂。所以从主教堂正面看,它有着一个由洗礼堂和钟楼构成的一个不大的街面广场。参观完大教堂可以登上乔托钟楼,钟楼有着414级台阶,外墙铺着白色大理石,纯净优雅,为巍峨的教堂带来更多的气势。钟楼分为5层,第一层是无窗的闭合式结构,这一层的装饰板较为精美。而第二层,四面都雕有4座小型壁龛雕像及4座假壁龛。第三第四层每面有两个人字形的新歌特式建筑风格的窗户,第五层也有新歌特式建筑风格的螺旋状石柱窗。当爬上钟楼后,便可远眺佛罗伦萨老城区街景,以及圣母百花大教堂的标志性红色圆顶。

坐落于圣十字广场的圣十字教堂,是世界最大的圣方济各教堂,精准的建筑结构为之后的欧洲天主教堂提供了建筑蓝本。圣十字教堂又有“意大利的先贤祠”之称,伽利略、米开朗基罗、马基维利亚、马可尼等276位意大利伟人长眠于此。教堂里宽大的正偏三殿间以八棱列柱,列柱上飞起大跨度的双沿尖顶连拱。经过16世纪部分改建以后,这座教堂变得更加美丽。

佛罗伦萨是著名的世界艺术之都,全市有40多个博物馆和美术馆,意大利绘画精华荟萃于此。乌菲兹宫内的乌菲兹美术馆是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以收藏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名作而蜚声国际,有“文艺复兴艺术宝库”之称,它原来是美第奇家族的政务厅,美第奇家族是大银行家,被称为佛罗伦萨“无冕王”,资助了包括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多纳太罗在内的众多大咖。乌菲兹美术馆收藏大量传世之作,如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丁托列托、伦勃朗、鲁本斯、凡·代克等的作品,并藏有古希腊、罗马的雕塑作品。

佛罗伦萨的春天,被绚丽的花朵点缀,让厚重的历史画卷变得明媚而生动。在俯瞰城市的米开朗基罗广场上找个台阶坐下来,静静的看金红色的夕阳下这座古老而浪漫的城市,仿佛时光在此定格,美好的一切在此凝结,佛罗伦萨,是你一生不可错过的风景。

 
 
穿越千年的风雨,历史的痕迹已经侵入佛罗伦萨的血脉,化身为一种精神符号。